多彩网

她做了个真人实验:什么样的女生异性缘最好?

这里是不定期上线的她刊「对话」栏目。

每期邀请一位或一组,素人或明星来到这里,聊个人的生活和经历,谈个体的想法和见解。不代表所有人,更不涉及任何拉踩。

希望这些故事汇总在一起,能给大家提供一个新的观察视角,带来一些新的思考。

今天是第13期。

前两天她姐接到一个妹妹的电话。

她告诉我,她本来决定去整容,没想到因为医生的一句话,破防了。

医生告诉她:“你没有什么致命的五官缺陷,只是需要自信点。”

可她过去的认知,不是这样的。

不是“自信才漂亮”,而是“漂亮才自信”。

她有太多,因为“不够漂亮”,而无法获得自信的时刻。

她曾经因为长相平平、身材微胖被霸凌。

学校里的漂亮女孩们,会在食堂告诉她:“坐远点”。

面对喜欢的男生却永远不敢说出口,只能放学走在他身后,直到他身边有了别人。

从不敢穿好看的衣服,因为那些时髦的东西,在漂亮女孩身上是点缀,在她身上可能就是灾难。

而大学好容易瘦下来,有男生跟她表白,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怕。

因为她始终觉得,自己不配。

而她,是无数被外貌困住的女孩的缩影。

世界似乎竖起了一堵高墙,一边是漂亮女孩,另一边是其他女性。

一边凭借美貌,获无数的优待,而另一边,却被排除在这个幸运圈外,甚至连自信都岌岌可危。

外界的态度,内心的对自我审视的不同,让她们过着完全相反的人生。

我很好奇——

如果一个女孩失去外貌红利,她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?

她姐找到了一个这样的女孩,她叫阿南。

阿南一度是妥妥的外貌红利的享有者,之前她身材纤细、漂亮可爱。

但一年之内她胖了40斤后,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。

当然,这“不一样”,不只是世界看待她的方式。

还有她看待世界的方式。

尽管这个过程中她有痛苦,也有挣扎,但阿南告诉我——

她的人生,从变胖那一刻起,才刚刚开始。

以下是阿南的自述:

不漂亮的女孩,生而有罪

和每个女孩一样,我是从青春期开始关注容貌这件事的。

那时候,每个班级里总有几个相貌出众的女孩,我们班也是。

漂亮女孩的美像一件珍稀的奢侈品,光芒万丈。

即便穿着千篇一律的校服、不施粉黛,也足够亮眼。走在嘈杂的人群中,也仿佛一股清风经过。

也因而,无论走到哪儿,我们班的班花永远少不了人关注。

隔壁班的男生追她,每天倚在门口等她放学;

高年级的学长,故意假装来班级借东西,只为了看她一眼;

女孩们总是围在她身边,叽叽喳喳、吵吵嚷嚷。

私底下,大家模仿她的穿着,悄悄买跟她一样的头绳。

每次看到她,我都羡慕,为什么我就没长那样一张脸?

直到有一次,班级里男生开着玩笑告诉我,虽然你没有XX好看,但也有男生喜欢你。

我很诧异,为什么?

男生们你推我搡地,给出了我一个意外的答案,“因为你是六边形战士啊,长得不算难看,学习还好,脾气也不错”。

听完这句话,我愣在原地很久。

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,原来美貌竟然有这么高的价值。

它像一个闪着光的魔法球,可以给女孩的人生蒙上一层梦幻的颜色。

而那些漂亮女孩用美貌就可以获得的一切,普通女孩却要拼了命努力。

把学习和脾气一起放到天平上,才能勉强保持微妙的平衡。

和班花相反的,是班级里一个长相一般的女孩。

我清楚地记得她被校园霸凌的场面。

他们一边动手揪她的头发,一边嘴上说着最不堪入耳的话,还围着她吐口水。

而这一切不过是,因为她不够漂亮,又性格张扬。

因为面对别人的欺负时,她从来不知道低头。

她会紧紧攥着拳头,一把抄起扫帚,把捉弄她的人追得满走廊跑。

但在男生眼里,她好像就是一个笑话。

他们觉得,既然长相一般,就应该逆来顺受,做一粒尽职的尘埃。

而这一切给青春期的我,种下了一种畸形的观念——长得不够漂亮,似乎是一种原罪。

图源:《请回答1988》

不配被宠爱、包容、关注,甚至不配拥有自尊。

这种想法令我莫名的恐慌,我开始费尽心思变成男生嘴里,配得上什么的女孩。

我开始学着电视里女孩的样子,煞有介事地护肤;

为了买到一件漂亮的衣服,拉着我妈逛一天的街。

一段时间后,我恋爱了。

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那段恋爱,有多少想证明自己的成分在。

但我承认,在被男生追的时候,我的确从心底里,感到一丝微妙的得意和骄傲。

像一个拼命努力,终于拿到90分成绩的考生。

我,被什么认可了。

被无限打压后,我开始变胖

这种因被男生追逐,而冲昏头脑的感觉持续了很久。

一直到大学期间,我都是那种出门逛街都会被陌生男孩要微信的人。

那时候还没有“雌竞”这个词,但我隐隐约约感觉到,我好像在什么方面获胜了,并且引以为傲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大二,我和一个男孩恋爱了。

在我眼里他一度是个很好的恋人,帅气、优秀,还比我成熟、有社会经验。

但交往一段时间之后,我最怕的事还是出现了——

他开始有意无意的评价我的身材。

他经常走到我的身后,盯着我的背影看上半天,然后一脸不可置信地说:“你的腿也太粗了吧?”

那个表情,仿佛我的腿的围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。

但我身高165,体重最重也不过105斤。

胖得夸张吗?显然不是。

但第一次听到他这样说的时候,我心里还是“咯噔”一下。

一种好久没在我身上出现过的“耻感”,烧上了脸。

回到宿舍,我开始反复的在镜子面前确认,自己的腿是不是真的粗得夸张。

和闺蜜逛街,我会让她像男友那样走在我身后,然后给我一个理性的答案。

在商场试衣服,每次拿了一堆裙子,但试来试去,还是觉得裤子最合适。

我也曾试探地问他,凭什么judge我的身材?

他不仅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,还云淡风轻地接了一句,“我前女友175的身高,体重只有90斤”。

一句话让我溃不成军,我放弃了质疑他,把矛头对准了我自己。

我赶紧在心里盘算,以自己的身高,究竟多少体重才算合格?要想瘦到看起来纤细要减掉多少斤?要怎么运动怎么节食……

有段时间,我的确瘦了一点,我满怀期待地希望,他可以不再讽刺我的身材。

但他的关注点依旧没变。

“体重轻了但没有线条不好看啊?”“你的身材比例太差了吧,五五身”……

有时候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,他甚至还会把网红照片拿出来和我的对比。

看到自己的照片和那个精致的娃娃脸女孩放在一起,我突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“一直这么比下去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?”

一段时间后,我们分手了,不断的身材打压是原因之一。

耳边没有那些批评的话语后,我感觉到异常得轻松。

工作压力大,想吃冰激凌,就毫不犹豫地来一桶。

哪怕是深夜,偶尔也会犒劳自己,来一顿夜宵。

可能也是之前压抑久了,毫无节制地吃下那些垃圾食品的时候,我不仅丝毫没有负罪感,还把体重秤的电池都抠出来扔进了垃圾桶。

但慢慢地,身边不断有人有意无意说起我比以前“圆润”了不少。

这是不控制饮食的代价,其实我心里早有准备。

于是我把曾经可爱型的衣服都收了起来,开始穿休闲装。

在宽大的衣服下,我不用再注意自己是不是时刻挺胸收腹。

曾经那种无论何时何地,都集中精神控制自己一举一动的紧绷感,消失了。

我才意识到,为了达成一个别人眼中的完美形象,之前我活得多么如履薄冰。

这样一年之后,我从体重从105斤,涨到了140斤。

可跟着快乐随之而来的,是我曾经最在乎的,也最怕听见的,他人的评价和目光。

我只是做自己,凭什么要卑微?

有人说:胖过的人脾气都很好。

我觉得一方面,他们总是小心翼翼跟别人友好相处,担心别人嫌弃自己。

另一方面是,人们总觉得胖的人是好笑的,所以他们不得不承当一个搞笑的角色,甚至不惜自黑。

这是我胖了之后,要学会的第一个课题。

体重刚长上来的时候,经常有女性同事拍下我肉肉的笑脸做成表情包。

我知道她们没有恶意,但通过这些表情包,我更直观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。

有的时候,我直接选择主动拥抱嘲讽,提前自黑,明哲保身。

而相对于身边女性,对我的态度变化最大的还是异性。

胖了之后,生活中搭讪我的男性变少了,而已有的暧昧对象,竟然跟我处成了哥们。

有一次和高中男同学聚在一起,他竟然趁我没注意,拍了很多张我的照片,张张角度刁钻,有的还带着双下巴。

但说是“黑历史”也不为过的偷拍照,转眼就被他发到了同学群里。

群里的男生瞬间炸锅了:

“这是XX?认不出来了!”

“她怎么这么胖了啊?”

看到消息的一瞬间,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咚咚的敲打胸腔,几乎要冲出来。

青春期那个敏感的自己又回来了。

这些年来,我努力用工作、学业小心翼翼建立的自信。

而这一切,在这些刺目的调侃下,当场破碎。

那一刻,我仿佛又成了男生们那套“女性评判体系”脚下的loser。

整整一天,我都把手机放到一边,好像它是一个随时要爆炸的炸弹。

那段时间,我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我怀疑中。

直到我接触到一个词:

“男性凝视”。

指“女性时刻都活在注视之下,而总有人从观看女性的过程中获得窥视快感,这是父权社会所决定的,让男性有着主掌绝大数话语权的优越感。”

那时我才明白,原来从青春期开始,我就不自觉被卷入一场名为“男性凝视”的游戏。

在这场游戏中,自尊感比较弱的女性,会被男性观察的目光所左右。

她们千辛万苦改变自己,把一切赌在外貌上的时候,祈求的其实是异性的认同。

渴望因此而得到尊重、欣赏和爱。

当搞懂问题的底层逻辑之后,我开始反问自己:

这些男性的评价,真的那么重要吗?

别人逛街刷剧的时间,我努力学习,拼了命考上了想要的大学;

工作后,我为了改一个ppt熬到凌晨四点,即使半夜也秒回客户的消息。

我拼命奔跑,拥有了梦想的文凭,过硬的专业能力,这些赋予我的价值,难道不比外貌更难得吗?

通过讨好别人,获得的自尊和满足,脆弱地像一张纸,一碾就碎。

但我一砖一瓦构建起来的内在提升,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评价就消失。

既然如此。

我只是做自己,凭什么要卑微?

我不够美,但仅此一个

想通这一点后,我试着让自己放下别人的看法。

我不是筷子腿,但谁说我就不能穿着休闲短裤,在公园散步。

我没有A4腰,但我穿上泡泡袖露腰装的时候,感觉自己也挺女团。

在别人说我“小肚子怎么那么大”的时候,我甚至可以主动问他“你猜猜几个月?”

说实话,每次穿着他们认为“微胖女孩不该穿的衣服”时,我其实心里都痛快极了。

这是我回击偏见的一种方式。

就像高中时那个绝不向霸凌低头的女孩一样,不论自黑还是穿衣自由,都成了我手中的“扫帚”。

我用它们,驱赶那些强加在我身上的男性目光。

告诉他们,我想变成什么样子,由我自己决定,自己捍卫。

前几天我和几个男性朋友玩剧本杀,因为人数不够,中途我叫来了几个同事妹妹。

妹妹们到场之后,整个场面变得暗流涌动。

她们漂亮、年轻、可爱,是男性凝视中的最佳优胜者。

男生们把所有目光都集中了在她们的身上。

一会儿轻声聊天,一会儿耐心照顾,还时不时展现幽默,只为逗妹妹一笑。

置身事外的我,看着这样的场景,有一丝终于逃离的庆幸。

终于,我不用迎合那些并不好笑的笑话,也不用时刻注意自己是否完美的形象。

我只是自然而然地做自己,享受这场剧本杀游戏。

也许有人会说,你这样也舍弃了男性给予女性的优待。

但我想说,我靠自己拼事业,一个人北漂快十年,上能登高换灯泡,下能弯腰换水桶,我为什么非得要男性那些微不足道的优待呢?

何况这些“优待”他们可以给你,也可以随时拿走。

只需要你变胖、或者变得不符合他们心中理想对象的样子。

而这种“选秀制度”,就像一场永无止境的找茬游戏,无论再怎么努力,总能翻出bug。

胖/瘦黑 /没气色 / 胸太小/臀太小/腿太粗/太细……

这些看似无害却无止境的要求,不知何时就会幻化成吞噬女孩的黑洞。

图源:《女人30+》杨天真采访

最近,我已经开始慢慢减重。

但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在男性眼中更好看,而是想重新获得对身体的掌控感,更轻盈、更健康,也更自由。

实现从外貌焦虑到身材自由,我用了整整一个青春。

但好在,不再讨好世界以后,我拥有了被讨厌的勇气,和接纳自己的底气。

我也终于明白。

女孩的美,轮不到任何人来PUA。

写在最后。

她姐第一次听到阿南的故事,是震惊甚至震撼的。

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我从没想过,一个女孩不被男性追逐时,感觉到的,是自由。

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的确,“被男性喜欢”似乎不知何时成为了一个评判体系,而在这场游戏中是否能够胜出,决定权完全在男性手里。

可凭什么女性就不能把话语权,夺回到自己手上呢?

而阿南的故事,让我看到了这样一种可能:

当我们足够认可自己价值的时候,无法拿到男性凝视修罗场的入场券,反而是一件好事。

男性凝视有时候就像一场洪水,把所有女性置于漩涡的中心。

有时它会让你眩晕,找不到自己的方向,又或者跟随水波的涌动,陷入无意义的追逐。

但我们明明也可以选择站直起身。

这一切的第一步,就是意识到男性凝视,看到它对女性的束缚和控制。

南希史密斯在她的现代诗《只要有一个女人》中写到:

只要有一个女人讨厌再扮演

幼稚无知的小姑娘,

定有一个男人想摆脱

「无所不晓」的高期望。

只要有一个女人向自身的解放迈进一步,定有一个男人发现自己也更接近自由之路。

点个「在看」,只要我们看到,那么我们就会改变。

只要我们改变,那么说不定哪天,我们自己就会成为引导潮水方向的人。

她刊

posted @ 22-07-31 01:33 作者:admin 点击量:
多彩网平台,多彩网官网,多彩网网址,多彩网下载,多彩网app,多彩网开户,多彩网投注,多彩网购彩,多彩网注册,多彩网登录,多彩网邀请码,多彩网技巧,多彩网手机版,多彩网靠谱吗,多彩网走势图,多彩网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多彩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